• 新浪分享 微信分享 QQ分享 邮箱

  • 0 购物车
  • 登录
  • |
  • 注册
500张锥子脸,以及我们正在经历的世界
Aviva 发布于 2016-07-01      [只看楼主]      
1083    0
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
文章摘要:商业是这个世代里中国人最好的修行路径,或许可以加上之一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编者按:本文作者左志坚,珠玑信息创始人。曾任《21 世纪经济报道》新闻总监,是一位资深媒体人。左志坚于 2012 年创办拇指阅读,并在 2014 年将其出售给京东。他还参与创办众筹平台 “开始众筹”。珠玑信息旗下微信公号 “好有财” (ID :haoyoucainet)。



      商业是这个世代里中国人最好的修行路径,或许可以加上之一。在中国文化语境里讲 “用行舍藏”,这一点在王石的挣扎上都能看到。但最终一个心火雄雄之人必然要面向世界,不论以宏愿还是以蚁力去改造它,虽舍难藏。商业无门槛,但一个企业家一定有极高门槛,冷静、聪慧、周知、洞察,都是必备素质。那么此刻我们正在经历的世界,正在发生什么样的流变?一切流变背后折射的涵义是什么?大视野会让你在创业路上更加笃定和坦荡。


      空前繁荣的锥子脸生意:
      一夜之间,朋友圈被 500 张锥子脸网红刷爆。锥子脸成为当代网红的标配。许多普通人认为,锥子脸是当代审美的标准,于是整容机构、时尚集团、大众传媒达成心照不宣的共识,构建成毛利惊人的产业链条。


      这披露了一个商业的本质,即标准化。只有标准化的批量生产才最有效率,同时也能够快速复制形成规模化的市场。于是原本见仁见智的审美标准,出现了一种爆款原则,蛇精脸。而爆款正是今天所有企业快速发展的不二法门。


      大致可以得出这样的一种结论,即这是商业对人的异化。在中国儒家教义中,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,自己身上不会轻易动刀,否则被视为不孝。但在商业驱动的力量之下,蛇精般的锥子脸大行其道。明星示范和人际魅力,攻心又能带来实际利益,现代少女或少妇的选择水到渠成。


      在服装产业中,标准化则是通过所谓的 “成衣” 来完成的。成衣和成脸(锥子脸)类似,意味着身材各异的大众,可以直接在商场买到标以 SMLX 的各种型号,以此形成快餐式的穿衣文化,生产和购买效率都大大增加,至于真正贴合自己身材的衣物,即穿衣的基本原则,反倒成为私人订制的高端服务,以更高的价格才能购买。




      脸被标准化,这让人想起了 “成衣” 产业。身材各异的普罗大众,被塞进同种样式的 SMLX 型号。


      这不是最严重的一种异化。在时尚产业中,更大的异化来自身份标签也被标准化,以不同价格定义不同身份,而奢侈品成为这种标签的现实载体。于是网红花总的装腔指南大行其道,既是大众品牌的教育课,也是一种揶揄和讽喻。用更时髦的话来说,这些品牌成为时尚 IP,完成对粉丝的洗脑,进而以比印钞机更高的效率收割企业利润。


      这是商业。说服和购买。至于购买了之后是否有好处,大多数情况下谁都不会较真。在社会学的维度上,消费者和政治意义上的乌合之众没有区别。商家的心理暗示和操纵,成功构建了一次交易行为,彼此为经济做出了贡献。


      马尔库塞认为,文化工业抹煞了文化的鲜明个性,让人们过于依赖社会整体的思想习惯,丧失了 “否定、批判和超越的能力”,把他们禁锢成 “单向度的人”。
所以悲观的知识分子对商业提出了批判。商业发达的社会出来的都是 “单向度的人”。现代人也对商业趋之若鹜,因为这更容易挣钱,意味着有更好的购买力。商科成为显学,也是高考志愿和大学扩充最快的学科。


      其实,我们小时候不是这样的。我们这些人,小时候的梦想还是科学家,理工科学生远多于文科。那时候文科生一直不被待见,当然,只是因为择业面窄。那是前现代社会。
      人类的世界当然不是只有商业。就从学习说起,我们大学中的各类学科设置,都有其存在的价值。理科解释世界,工科建设世界,文科解释人,商业服务人。我们所处的这个人类世界中,商业只是其中的一环。


      我们既不需要看高商业,也不必看低商业,究其本质,商业依然只是服务人类的一个效率工具,也应其自身存在的需求,形成了从生产制造、科技研发、销售渠道、营销设计、金融服务等一整套的流程与生态,构建出我们所看到的花花世界。
      遗憾的是,我们所处的这个时空,唯有商业被鼓励发展。商业又是一个没有任何门槛,人人可以进入的世界。相比起理科、工科、文科的发展,当仁不让成为一种显学。


      当生存需求得到了解决,阶层标签的流行成了一种信号——我们进入标准的商业世界。
      于是前三十年,我们看到了冯仑所说的野蛮生长,两代中国人的生命被导向商业世界,构建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在生存需求解决之后,美业和阶层标签流行,其实也是一种信号,我们已经进入标准化的商业世界。


      商业的形态也将出现新的升级。


      在前三十年,商业的名声不佳,自有 “无商不奸” 的轻商传统,也与社会空间逼仄,积贫太久后的吃相难看有关。资本主义早期就是圈地运动,二者本无不同。


      在新的周期和新的世代中,圈地式的快钱机会早已无存,新型业态的玩法和游戏规则已经完全转变。经济危机实际宣告了老模式的死亡,经济转暖取决于新模式的增长速度。


      我们所经历的世界,正在迎来商业上的百花齐放。万众创业并不是什么泡沫,而将是未来社会的常态。消费升级和金融服务的爆发,也意味着知识密集型的服务业将取代资源(关系)密集型的服务业,新的标准将快速带来新的变革


      
      工具理性最后都服务于价值理性。
      互联网也从商业的工具,成为一切商业行为的基因。每个公司都将成为传播型组织,因为互联网的本质就是信息和数据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互联网对人类的影响才掀开了很小的一角。


      也正是互联网的普及,让锥子脸回到了她本该在的位置。这一波互联网潮流到来之际,恰逢基础需求解决,个性化消费崛起,美业很快进入个性化时代,就如私人订制正在高速发展。锥子脸的社会地位,大体会如 LV 在中国遭遇的社会评价,从品牌启蒙,到负面标签。亦如爱马仕皮带在中国的品牌联想,金色 H 符,连接的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性暴发户,且有 3 成概率是谢顶。


      这会是商业上的又一个爆发时代,也对这个世代的人们提出了新的要求。互联网商业的难点,是把以往商业中平行的专业资源压缩到一个单点,形成核爆效应。意味着跨界才有可能完成一个优秀产品的设计和创造。斜杠青年(Slash)的流行应时而生,跨界也是这个世代上进青年的标配。


      在现实中,若再有人强调他如何如何专业,反倒显示出他的知识结构扁平,可能无法在未来立足。在商业世界中,并不存在多么高门槛的专业技能,更关键的可能是将各种专业的底层逻辑打通。在互联网行业,往往是业外人士颠覆了原先的行业,这个现象其实不难理解。过度强调专业,某种意义上就是抱残守缺。


      总而言之,新时代的大门已经拉开了一角,一束光已经穿透门缝来到了我们面前。当更多的人挤入这道窄门之时,阳光将普照大地。


      所谓的新民族主义和去全球化的浪潮,本质依然是政治作为一种利益调节工具已然失灵。


      至于脱欧公投,英国人玩出的这一不大不小的黑天鹅事件,本质上也是主流世界对政治基本面变化的认知不足。


      2001 年中国的入世,意味着中美寡头的结盟,对 2008 年结构性经济危机,有着隐秘但直接的影响。全球化的顺利进行,让各国精英大赚其钱的同时,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,即每一轮的经济增长都将扩大贫富差距,导致阶层的分化和焦虑,乃至对立。


      正如民国政府在 1930 年代赢得经济上的黄金十年,巨贾公卿在上海的舞厅中夜夜笙歌,却完全理解不了江西湖南深处的山沟中,赤贫的农民可以在社会动员下,全民皆兵。这是一只大得多的黑天鹅,但在本质上,也和脱欧公投没有太本质的区别。


      而今美国、欧洲的底层焦虑,也并非无迹可循。大前研一很早就预警了日本中产塌陷,形成 M 型社会。这一社会趋势,事实上一直在中美欧续演,导致了全球化过程中的逆流。所谓的新民族主义和去全球化的浪潮,本质依然是政治作为一种利益调节工具已然失灵。看不见基本面变化的政治家,必然被选民抛弃,卡梅伦求仁得仁,辞职是最后的一点体面。


      互联网过于快速的连接了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,但真正调节利益分配的还是现实政治和商业。人类已经在工业时代生活了 200 多年,并为此缔造了全新的伦理、法律、政治体系。而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不过 20 多年,商业上的调适多一些,政治上的应变还远未开始。


      假如比特币取消了主权国家的信用,对未来政治会产生什么影响?互联网取消了物理疆界,但数字边疆屡见不鲜?欧盟的世界大同理念能否维持?
问题很多,答案也并不会特别悲观。当互联网借助商业的力量,彻底渗透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,进而影响到又一代人的观念时,乐观的结果也是水到渠成。人们总是更乐意接受商业这个糖衣炮弹,所以 10 年一个经济周期。而观念的变迁,需要一代人的 “潜移默化”,那就起码需要 20 年。


      这是我们这一代人依然可以看到的世界。




用户回复